【都市晨报】难忘台湾百日行

简介:刘勇,1973年出生。西安工业大学工商管理硕士,徐州职业技术学院信息管理技术学院副教授。2014年3月,应台湾东南科技大学邀请,邀请18名交流生来台参观交流。虽然过去的一年已经过去了,刘勇对这次台湾之行还是有很多感觉。台湾东南科技大学位于新北市。新北是台湾的一个年轻城市。其前身是台北县。自2010年12月25日起,该市已改组为一座城市。政府所在地为板桥区29区。东南科技大学成立于1970年,可以说是一所年轻城市的合格大学。

她位于一个美丽的深坑地区。乘公共汽车到台北只需10分钟。交通很方便。学校的设施设施和人文环境主要体现了中国传统美德的元素,如四维建筑、八维建筑和新沂建筑,似乎提醒学生不要忘记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。在学习过程中,台湾教师对学生的关怀是一种深刻的体验。在课堂上,老师非常注重与学生的互动,但课后,他关心学生的生活。例如,老师发现这些天学生似乎有什么想法。他将坐在学生旁边,在餐厅和他们聊天,了解他们的困难。在服务性课程的反思环节中,与学生形成一个圈,边吃边分享经验,师生关系非常和谐。

校园里常见的温馨提示。校园处处体现“以人为本”的办学理念和教学理念。无论是教学还是管理,都充分体现了人性化。例如,在宿舍、图书馆、餐厅、洗衣房等地方设置了许多公共空间,方便学生随时讨论或学习。公共空间墙壁上贴有温馨提示的小纸条,如厕所卫生纸上写着“资源有限,请节约使用”;公共空间墙壁上常贴着“请将拖把水倒在厕所的大水槽里,而不是倒在厕所的小便池和水槽里”。校园内所有区域禁止吸烟,学校的墙上都张贴着“吸烟会导致肺癌、心血管疾病”等宣传标语。

如果水管破裂,会立即贴上说明故障原因的便条等。教学楼上有免费开水房,不是矿泉水,而是自来水管道。它只是在饮水机上增加了一个过滤器,而且有不同的温度选择。每个垃圾桶按不同类别放置,如电池回收箱、厨房垃圾(即剩菜)、玻璃铁罐、纸张回收(包括清洁纸餐具)、瓶子和罐子(包括塑料杯)、一般垃圾等。这种有序细致的管理不仅在学校。走在街上,你仍然能感觉到。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,台湾公民的素质普遍较高。无论是在街道上,还是在公共交通工具上,还是在超市和超级市场上,到处都是温暖、文明、礼貌和有序的局面。

在我第一次旅行时,我上了一辆公共汽车,看到公共汽车上的座位是红蓝相间的。蓝色几乎和徐州公共汽车上的座位一样。红色的椅子看起来又大又舒适,安装在最方便上下车的地方。后来,人们知道这种椅子,称为保健椅,是专门为老年人、孕妇和残疾人设计的。说到残疾,我想到了台湾公共场所的第三和第四个厕所。在旅游景点、车站等地,公共厕所不是两个,而是三个,除了男女厕所外,还有残疾人厕所。地铁里有四个厕所,除上述三个厕所外,还有一个供母婴使用。

母婴卫生间设有婴儿安全躺下的平台或摇篮,非常安全方便。不仅如此,残疾人去任何地方都没有什么不便。新北是个山城,很多地方都需要上下楼梯。无论哪里有楼梯,都有轮椅电梯或残疾人电梯。只要轻轻按一下按钮,一切正常。新北也是一个多雨的城市,多雨的日子比徐州多得多。我是在去之前学的,所以这次旅行需要伞,但是几个月后,手提箱里的伞几乎没用了。这并不是说没有下雨天,而是城市完善的设施使人们远离了雨天。在许多地方,你可以看到走廊、购物中心、医院,只要他们沿着街道,就会伸出长长的走廊屋檐。

此外,地铁和公交车设计为无缝对接,方便换乘,避免下雨,所以手中的雨伞几乎成了一种装饰。所有这些让我觉得这是一个舒适的城市。老淡水街是一个比较繁忙的商业区,有一个著名的商店,温州大文顿。晚上,我和学生们一起去品尝了很多次,抬头望着远处的大海和海滩,风在海面上翻滚,在日落下追逐,我们周围弥漫着微咸的味道,海风驱散了一天的疲劳。走进一家小商店,老板热情地欢迎我们,听着口音,知道我们来自大陆,特别热情。像大多数食客一样,我们点了一个“周杰伦套餐”。

所谓的“套餐”,实际上是一个烤鸡腿和一碗温州馄饨。据说周杰伦高中时,每天中午都不能回家吃饭。他来这家商店吃这两样东西。在回学校的路上穿过街区,在一家小商店里,我看到了一盏非常精致的宝塔式夜灯,非常独特。我真的很想买一双带回徐州,但小老板转过身来,只找到了一个。虽然我很抱歉,但我还是买了那个。小老板知道我已经离开一段时间了,答应再找我看看还有没有别的地方。几天后,他打电话给我,告诉我他没有找到。他说如果我暂时不走,他会帮我找别的地方。

他为此给我打了很多次电话,台湾的电话费比我们这边贵得多。我对他满足顾客的承诺印象深刻。我认为他赚的利润不足以支付电话费。无论是大型超市还是小型个体店,我遇到的人都非常热情。有一次我在街上走的时候,突然想去洗手间。我看见路边有一家便利超市,就进去了。销售员正忙着听我的要求。他说:“这里没有人。让我带你去员工浴室。”然后我放下工作,带我上楼,在找到之前转了七圈。在我学习结束时,前校长邀请我去看望她的家。

我不知道他们家的喜好,犹豫了一会儿才买礼物,最后拿了一大袋水果。另外两个人也邀请我,一个是学校的同事,另一个是成功大学的土耳其老师。他们还带来了礼物,同事们带来了自己做的酱猪蹄,土耳其老师带来了一盒自焙糕点。每个人都像一个大家庭聚会一样坐在一起。校长关心我和土耳其老师在一起,我们告诉她这很好。我们非常有兴趣谈论学术界、教学、家长的缺点,以及更多关于大陆的问题。沟通的形式是非常国际化的。虽然外教也是中国的专家,但我们在交谈中还是情不自禁地使用英语。

在徐州接待台湾学生。有一次我在学校对面的超市购物。当我排队付款时,一个站在我身后的台湾学生跟我聊天,问我:“中国大陆没有厕所……”我很不舒服,但我耐心地向他介绍了大陆的发展。那个学生怀疑地看着我。我不得不对他说,“你有时间去大陆看看。”没想到,我回到徐州半年后,这个学生和台湾学生交流小组来到徐州,学校刚刚安排我去接他们。在完成了学习和交流之后,我带他们去了徐州的许多地方。徐州的繁荣令学生震惊。他说,他从来没有想到这里的风景名胜如此美丽,街道如此干净,商业区如此繁荣。

我告诉他,“徐州只是一个三线城市,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要好得多。”新闻链接:(《城市晨报》,2014年4月23日,第四版,全版报告)新闻链接: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。。

Share